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教育快讯 > 最严减负令成空文:学生“被自愿”补课


  今年2月,天津市教委连续出台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减负新规,控制学生在校时间、禁止节假日补课、控制作业总量和考试次数。本次减负规定还明确了市、区和学校的责任,强调违规必究。减负令甫一出台,立即被媒体称为“史上最严”,引起广泛关注。如今,“最严减负令”实施两月,落实情况如何?记者进行了探访。——编 者

  “我们‘被自愿’补课了”,这种情况比较普遍

  “作息时间和以前没有丝毫不同,晚自习要上到10点多。虽然是晚自习,却经常有老师讲新课。我知道你是记者,能帮帮我们吗……”前不久,天津武清区黄花店高级中学学生肖强(化名)通过互联网向记者求助。

  黄花店高级中学是一所位于天津郊区的普通高中。清明小长假的前一天,记者在校门外见到了肖强和他的同学们,几名高中生都戴着眼镜,身材瘦弱。“明天长假,今天才能正点放学,平时可就不容易了。”打过招呼后,肖强小心翼翼地把记者带到学校墙外一个角落里,一路上四处张望,“万一被校领导看见,那就死定了。”肖强说。

  “上学期听老师说市教委可能出台减负的规定,我们都盼着,没想到开学时,学校根本没提减负的事儿。市教委官网和不少新闻网站都公布了减负令,为什么我们还在补课?”开学时,拿到补课表的肖强满脑子疑惑。

  开学一周后,学校传达了市教委临时通知,暂停补课。肖强班里有45名学生,约30人是住校生,通知一出,住校生留在学校上晚自习,而走读生就能回家自习了。“同学们为此还高兴了一阵儿。”

  可好景不长,“晚补课取消不久,老师就找了几个走读同学,说感觉他们最近在家学习的效果不太好,建议他们放学后留校,和住校生一起上晚自习。”更让肖强烦心的是,自习课并不是自习,老师即使不讲新课,也会讲解新题,很多走读的同学心里没底,担心影响成绩。晚补课取消不久,走读生大都回来上晚自习了,其他班级的情况也基本如此。

  肖强告诉记者,学校要求,放学后留下上晚自习的每位同学都要手写一份“自愿承诺书”,声明是自愿要求在学校上晚自习,晚自习下课后一旦出现任何安全问题与学校无关。承诺书由学生和家长[微博]分别签字后上交学校保管。

  “我们都是‘被自愿’的!”肖强很无奈。记者拿到的肖强所在年级的几份课表显示,“晚自习”一栏分别安排有生物、语文、英语等科目。“每天下午6点开始,上4节课,晚上10点多才放学。”

  根据天津市的减负新规,全市高中学校在周一至周五,每天下午第三节课后,可根据各年级学情适当安排补课答疑。高三年级19:00以前必须离校,其他年级17:30以前离校。高中住校生可以安排晚自习,但不得讲授新课,21:30教室熄灯,学生回宿舍就寝。

  而据记者了解,这种要求学生个人“自愿”写申请留下晚自习的做法并非黄花店中学独有,在武清区的其他高中也比较普遍。

  向教育部门反映违规情况,却没有下文

  “减负的规定在我们这就是一纸空文。”目前肖强的班里只有一个同学没有补课,其他同学都恢复原来的作息时间了。

  据了解,校长曾在全校大会上说:“从武清杨村一中,到山里的蓟县一中,甚至说到外省市,那里学生苦学、老师苦教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休息,减负不能减质,你们本来基础就差,再不补课,能考得过城里的孩子吗?”

  这些话,肖强和他的同学们有点儿听不进去。“我们不是厌学的学生。”肖强指着身边的一个矮个子男生说,他的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,还是班干部,只是想自己规划课余时间,好好复习薄弱的科目。整天被老师压着跑,有点透不过气来。

  “眼睛越来越差,颈椎时不时生疼,常常想发脾气,我觉得要是有时间能打打球,学习效率会高得多。”矮个子男生接过肖强的话说。

  肖强的成绩也不错,能排进班级前十名,但他受不了补课。“哪一科不行,哪个知识点还薄弱,自己最清楚。可现在自习的时间都被占用了,效率反而降了下来。”肖强表示,连自习课老师也要讲题,作业根本写不完。受访学生告诉记者,迫不得已,经常会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凑在一起,每人“包干”某一学科的作业,做完后再互相“交流”答案。

  不少家长则担心学生回家路上的安全。像黄花店高中这样的郊区中学,学生居住分散,上下学路途普遍较远。记者开车,载着肖强体验了一把他的回家路,汽车沿着人车混行、路况复杂的乡村公路开了近半个小时,才把他送到家。“晚上有时搭同学的电动车,有时坐黑车,到家最快也要半个小时。”这种情形在留校上晚自习的走读生中很普遍。

  据了解,肖强和几位同学曾给天津市教委和武清区教育局打电话,反映学校违令补课的情况。对方答复:“我们了解一下再处理。”就没有了下文。记者以学生家属的身份将此情况反映给武清区教育局,工作人员甚至没有详细询问具体情况,就给出了同样的答复:我们将调查后处理。

  “高考[微博]指挥棒不改,减负永远只是一阵风”

  减负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儿。尽管之前下过不少文件,出台过不少措施,但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依然难以根治。针对天津出台的减负令,教辅市场和学校都迅速做出了令人无奈的“回应”。

  “就算学校不上课,出了校门还得补课。”一位学生家长说,他已经给孩子报了一对一辅导班补习理综全科,每节课两小时收费两三百元,到现在已经花费两万多元。

  记者从数家校外教育机构了解到,此次减负新规出台后,初三、高三毕业班学生的报名量显著提升。“不让公立学校的老师带家教,那我们就请名牌大学的学生代课。”某家教育机构的工作人员说。

  天津某重点中学的一位高三班主任告诉记者,“如果高考这根指挥棒不改,减负永远只是一阵风。”他坦言,在不改变教育评价标准的前提下单纯强调减负,是治标不治本。“评价学生、老师、校长,乃至学校,目前最通行的标准不还是成绩和升学率吗?”

  在他看来,过度强调减负甚至可能造成新的不公平。“这些孩子仍旧要面临中考[微博]、高考的压力。如果学校不补课,家长只能花高价请家教,会对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造成不公。”这位老师任教的高中是一所重点中学,“学生都是层层选拔出来的,底子好、自觉性强,师资力量、教学硬件更是无可挑剔,一天6节课的‘散养’教学,高考也能考上个一本院校,根本不存在课业负担重的问题。可是对于大多数就读于普通中学的孩子,除了学生苦学、老师苦教,还真找不出其他的办法。如果偏要给这些学生减负,反而可能把他们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机会给剥夺了。”

  和该所重点中学不同,黄花店高中每年400多名毕业生中,能考上一本院校的寥寥无几,一半左右升入二本院校。不少家长担心,有的学校减负了,有的学校没减,自己孩子的成绩就被落得更远了。

官方博客 | 联系我们 | 企业之窗 | 企业理念 | 闪光足迹 | 思维印务
万向思维国际图书(北京)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© 2005-2017 万向思维-万卷真情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 京ICP备13052796号-2